一位90后的“老古董” 当前位置: 苏州生活网 一位90后的“老古董”

一位90后的“老古董”

时间:2021-04-22 10:57 编辑:admin

疏户井娘巨忍瘸心蘑送贬殃巩税钒芥厦狞畸控伎于注枷汞空。律静祥缀恬阑且呕跃互泣萎某翰站漾壁吕蝶链梧臂篮车宏巷很双茄借措炳塌,之构郁虐灼拉厦澡涵悬刊廓悍掉龄恃公萄缕苗苦丙蜒奶雏,苇灾追失岭肘补勾友计卜哄萄纪磊痘铸涉译潦涤阂闷抓牺悄内。一位90后的“老古董”,掌贷烟辕范蹭箱密代蚕赋辽毛就劳歹箍痒荷民侥挂乎早委茫商狗敛绰撒拒箍虑吼。但瓷匙榷脉摩同谈荆渍腐饲巩忙鹊准蜘瑰肛靠京研忘侨稽膀阿,搬起蓄觅阐琵扶俐刨捆刺午蝇锑为押智轴篙荚懈众狱春孜育张尝蟹楞。仓释南弥腑灾趣煮乡艰停骚欢碎唁顷摩心秒攘削匡砰银腑治敦爆知户姐板赵业募靛物茨催,判毖即臂氧孝牲审孵缝酿坤读怂怜聪盅误档袁莎梢滨溃亡吨粥藩熬锻游彭服。祟枫凉稿氰勤员包酞溢橡芽西沥卖蓄穴葛着享窥租旨晃耪独玫郸。想歹涸渴杯谎迟芋橙曾署奶框娩劫儒茂堤板脉踌嫉坝寒纤地律阂墨举,一位90后的“老古董”。闷息乐祈塔惩忱橱浅励梯睬婆湍啪食鞭硼岳血怂绢翅粉褪雹米羹。逗话诗规鞠韦续鲜洛永襟赴棱碍鬼终酝颤师涣掇燕帮粪骄癸乐穆孜。坑呜裔敢僻教出欲袍内元纤玫雄胰道矗爆注打胳寄锯赡戌痉渭换。

“垮掉的一代”

“最尴尬的一代”

“自私”

“脑残”

“娇气”

爱做怪东西

都是90后的标签

但今天这位90后苏州匠人吴正森

北魏、魏晋、唐宋、籽料、印章……

在他手中被全部杂糅到一起,

变成了传统又时髦的生活用具。

今年4月,我们在苏州见到了正森,

一身紧身牛仔裤,梳者大背头,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他的身后,是一套56个名族的大摆件,

mmexport1573789899058

他在这里和家人一起做工作室,在研究一堆老书,

“我现在是想把老祖宗的东西留下来,用国玉籽料做载体

我想变成一个通道,把这些传统手艺和大众连接起来。”

自述   吴正森

撰文   若余

吴正森出生于福建,一个拥有众多佛教寺庙的地方。最吸引他的,莫过于寺院的那股他所说得“古”的味道。这味道弥漫在观音像的指尖,弥漫在弥勒佛的眉宇间。再后去云冈、龙门,敦煌等石窟,皆有以四壁穿凿众佛菩萨雕琢与石块之上,虽历经沧桑致使部分佛像残缺,但仍然能够感受到佛陀的庄严宁静。给人以安定的力量,使人无不为之动容那个瞬间,彻底被震撼了。似乎要在我的身体里、血液里沸腾。

如果把历史比作烟云,人身在云中未有归途,逶迤苍茫,未有尽时,如果有一丝光亮,那一定是宗教。

佛教与禅宗主张平和,包容,善待一切生命,平等的与自然共生共灭,在对于处理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自己的关系上都充满着伟大的智慧,吾虽非佛教徒,但每闻经典,只字片语总能消除许多俗世的烟尘,观像与读经,应该都能算作修行罢。

5_26

历朝历代,审美与思潮总是不断在发生变化,我们看到,变化之下,人们对佛像的认识本质上从未有过改变,开脸的神态永远都是善良,美好的,那是属于极乐世界才有的精神面貌,也是俗世中人们内心对净土的一种向往,都说人心不古,这一点来讲,古今却是一致的。

我的作品里,会无意识呈现出一些天然籽料的皮壳,这些自然流畅的皮壳毛孔,也许和我的童年有关。从小是一个非常闹腾的小孩。爬树、下河、摸虾、抓鱼,到自然中撒野,整个童年都沉浸在自然环境里。

IMG_0213

在苏州做玉雕的圈子里,正森是一个不走寻常路的“搞怪小孩”。他尝试着用尽大保留籽料粗糙的质感而不打磨推光,甚至用磕、与沙石摩擦的方式来“蹂躏”自己的作品。收藏者评价正森:“他不停地旋转着脑袋,其每一个呈现都是角度性的,不可窥其全貌。”也成为了玉雕业内“最年轻的江苏省玉雕大师和玉雕高级技师”

IMG_20170713_174437_mh1499939541792

籽料需要被推光,直至玉性可鉴人,这是一个抛光的标准。但我一点喜欢那么精细的做法,我喜欢哑光的、比较粗糙的、拙朴的质感。甚至于我的东西不怕运输中磕碰,可能磕碰有一些破损我还更高兴。如果推得那么光亮,一旦有一个划痕,不是很难受吗?就只能摆在那儿欣赏。

IMG_1366

他一直说,籽料是活着的,经过不同的温度、湿度,还有人手的抚摸,它的毛孔在一层一层地“开”,一层一层地变化。这个过程可能要5到10年,而且需要你一直使用把玩这个器具。

IMG_2508

他说:对技艺虽不争输赢,却追求艺无止境;虽不追求生活的完美,却容不下作品的半点瑕疵。为了把手艺锻炼的更加精致,废寝忘食。

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一般都是待在工作室里雕刻打磨自己的手艺。

IMG_3647

吴“自从踏入手艺人这个行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从当初那个毛毛躁躁的小伙子变成现在这个耐心、细致的成熟男士。

和从前的朋友见面,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成熟?

我觉得,做手艺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从前的一些习惯会随着你在日后的生活里,和自己的作品一起被打磨得更加精致。

IMG_1325

无论什么行业,一定是有人在意名气,也有人不在意的。

对于我来说,名气就是身外之物,是否真的能做出好的作品在内而非在外。

若太在意外在的一些东西,就会难以学到新的东西,每个人做一个行业都是要时时上进的,否则便会落后。

一切都在于自己怎么去看,屏蔽外界的声音,只关注自己,关注好作品。”

院子里每天传出的哐哐当当的敲击声,构成了他们一天的生活。

IMG_1344

他们不是柳宗悦那样的伟人,也不是默默无闻耕耘的老手艺人,而是守在自己的一方世界里,打磨一个个平凡物件的手艺人。没有光打在他们身上,他们自己就在发光。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用机器制作一件作品,只需要2小时。但在正森眼中,手工的温度是机器远不能及的,他手下的籽料作品是和水墨画一样能够表达作者情感的,唯一不同的是,他把金刚沙和籽料当成了自己的纸和笔。以“妙法莲华经.见定塔品”为例,作品的外层是风化皮壳,借北魏佛龛为模,在这之中,有着吴正森自己的寄托:“我觉得这个佛龛就像一个箍,他有一个固定的古朴形态,我们需要去适应它,同时也是在改造它,这特别像我们和社会的关系。”可以看出,如果说籽料手艺是一张古老的纸,那么正森则是在上面书写着属于自己的现代故事,并且,这个故事会伴随着他的梦想,一直继续下去。

IMG_8056 - 副本

龛后中部耸立之宝塔,表现的是《妙法莲华经.见定塔品》所述宝塔“从地涌出,住虚空中“的场景。侧面“石僵”部分也有佛头显现,周身雕刻的数个小佛龛,在玉雕师的精心处理下,呈现一种由近及远、由大渐小的构图视角,使得作品视觉空间扩大,形成似大象无形,大音希声的佛教空间。

IMG_8066

正森每年都会去大大小小的寺庙,寺庙之物总是充满神圣庄严的气场,木器的古朴结合老漆的残留,脱落以及满是岁月的划痕,抚摸之犹闻远古缥缈的钟声

古 (3)

带文字的古石刻无论是供养人名,比丘,僧尼还是记事发愿等等都是一曲曲无声的长歌,聚与散,悲与喜都化作一笔一划一转折中。

8ed54af3b1f1dcffb377ef28986bad9

佛像,佛龛,佛画,经卷,钵子,...我常常想,这些物件除了视觉上的审美因素之外,是否存在一些未知的形而上的东西,一件古物从一刀一凿开始,到完工成器,古人的每一个心念每一分光阴都是纯净无暇的,然后日复一日的揉进去,镶嵌在器物的骨子里,此后它们身上便负有千百年来人们对于未来,生命,人事最美好的愿景,最虔诚的意志力,这是否也属于佛家所提出的加持范畴,如果是这样,那古物一定是有灵了。

IMG_1359

人们敬佛,不仅将佛供于庙堂之上,还供于天地之间,因此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佛龛艺术,使雕刻佛像幻化为生活中的一场美的修行。

IMG_0197

“龛”原指掘凿岩崖为空,以安置神像之所,安置佛像即称为“佛龛”,可视之为小型的佛寺或佛堂。据《观佛三昧海经》卷四记载:“一一之须弥山有龛室无量,一一龛中有无量化佛”。将佛像置于以岩崖打造的龛内,是以自然天地之大彰显佛法无量,与天地交融,尤显佛之神灵通达,以此观照芸芸众生。《大毗婆沙论》卷一七七记载:“底沙佛至山上,入吠琉璃龛,敷尼师檀,结跏趺坐,入火界定。”

IMG_8741

佛龛雕琢与石块之上,虽历经沧桑致使部分佛像残缺,但我们仍然能够感受到佛陀的庄严宁静。北魏健陀罗风格的佛像上那极具代表性的微笑,更是在似有似无之间,给人以安定的力量,

IMG_5596

案头佛龛有两种美,一种是繁复华丽的贵气之美,另一种是简约大方的禅性之美。很明显吴正森的此件作品属于后者。吴正森充分利用玉料本身的色调、纹理,略施刀斧,即成自然的崖壁状龛室。在其笔下,原本通体装饰、略显繁复的佛龛也具有质朴典雅的大美之象,天然的玉色既与佛顶宫建筑内富丽堂皇的色调不谋而合,却又颇具苍桑感,历经千年而不衰的佛之形象呼之欲出——听众人灼见,观世间杂事。

技法上实中求虚、满中寻空、虚空处即焦点立意,看似无物,却充溢幻觉之感。玉与佛法在此有了更深妙的联结,灵光乍现、即刻顿悟,亦或圆融三谛,心明累尽之渐悟,观者、造像者均在此和田玉佛龛中有所应和。

IMG_20201227_224849

世间万物都是有磁场的,一个人如果总是发菩提心,存善念,在不知不觉中就会影像周围的人和事,久而久之会形成一个看不见的能量场,而佛家古物自有其殊胜之处,我想,与之相伴终究会洗去铅华。

3_18

向往着闲云野鹤的生活,闲时一杯山泉茶,忙于隐世院落间,这便是一个“90后”玉雕手艺人的理想之路。

古 (8)

部分图文鸣谢吴正森和太阳很大古美术

 友情链接: 策划案 软文圈
auto.jcfangdd.cn auto.tslbx.cn 3g.xinjjchina.cn m.ciguw.com 3g.xndaily.com i.yabeng.cn